首页 > 滚动 > 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

ZZX 2017-04-06 5253 0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1张

文/马鸿增

(一)

"知音无语,贵在心交。"

最近,我在李平野先生遗存的笔记手稿里,看到这句话,不禁怦然心动。他和我的关系,不正是如此吗?

我和平野先生可谓萍水相逢。那是2007年5月18曰,春暖花开,他携夫人邓惠霞来到南京,在玄武湖畔一座雅致的艺术馆内,举办从艺六十周年纪念展暨艺术研讨会。几十幅作品,件件皆精,以老虎为主的大写意动物画,全然不同于古今任何名家,让我沉醉其中。我读出了由他坎坷的人生经历所熔铸出的精神内蕴,而积学的深厚又促成他晚年创造出独特的大写意语言,不禁产生了相见恨晚的感觉。于是,我在研讨会发言中谈了观感,后来整理成千字文《笔随心写动物即人一李平野的大写意艺术》。当时我们并未做更多的交谈交流。

事隔五年,2012年2月,忽然接到他的来信和来电,对我的旧文颇有褒语,并寄来发表该文的报刋。信中又写道:"余有意将近三十年之作品,如虎、牛、马、花卉、山水等之发展比较,可以大致看出余创作之思路。吾以为画无止境,若无新意,则意味着艺术生命之终结。虽年逾八十尚不敢疏怠。"他希望我到广东他的住处过一段时间,协助他挑选作品,出一本大型画册,并撰写文章。现在看来,这大慨就是他所说的"知音无语,贵在心交"吧!

对于他的信任和期望,我很感动,当即欣然应命。但因当时身在北京,诸多杂事缠身,未能及时成行。不料他在两个月后突发脑溢血,两年多的病痛折磨,竟驾鹤西去。天人两隔,留下一大遗憾。

近年来,多亏李夫人邓惠霞女士专程来南京,又陆续提供诸多作品及文字资料,让我对李先生有了更深一层了解。评价李平野的作品,不能用普通的尺子来衡量。这是一个以艺术为生命而偏偏命运多舛、迭受政治磨难的灵魂,经受过十一年的牢狱之灾,但晚年却奇迹般地焕发出耀眼的艺术光焰。这需要多么坚韧不拔的毅力,多么坚定不移的信念,多么高远旷达的审美理想。

(二)

1931年,平野出生于浙江绍兴一个书香门第。与生俱来的对美的崇敬,促使他1948年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画,因才华出众而深得校长刘海粟的器重。刘老一句"你要走自己的路,不管别人说什么",成为他毕生艺术追求的座右铭。50年代初,上海美专军管会代表宣布,中国画是封建腐朽的东西,西方美术是资产阶级反动的东西,唯一方向是单线平涂与仿效苏联。平野不能接受,便在课堂上提出自己的见解,认为一切文艺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,被统治者享用不等于统治者的创造,更不能因此而否定中外千百年的传统文化。

一番缴烈争论,结果他被定性为"对抗思想改造,反对工农兵大众文化与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",加之出身旧银行高级职员家庭,被勒令扣在学校写检查。上海美专与苏州美专、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为华东艺专后,移校无锡。他被规定每周汇报思想二次,并罚在校园内劳动改造。好容易捱到1953年秋从华东艺专毕业,因为毕业创作有一定水平,才有资格分配去上海电影制片厂打杂。

厄运并未结束,1957年刘海粟被打成"大右派",平野也连遭厄运。在史无前例的"文化大革命"浩劫中,身为珠江电影制片厂美术设计师的他,在"横扫一切牛鬼蛇神"的风暴中,被捕入狱,判刑十五年,直接后果是导致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。他连年在广东省第一监狱的山野间劳动,种菜、採茶、养猪、打石头、挖土方、盖房子。在沉默中慢慢适应,并练出了从苦中发现"甜"的心态,聊度时光。直到1979年才改判出狱,他孤身一人回到珠影厂当"美工助理",参加电影设计之外,又重新捡起了书法与国画。回顾"炼狱"往事,他反而产生了"平淡无为"的人生感悟,但追求艺术美的初心始终未曾泯灭。

苍天有眼,就在此时,这位年近五十岁的落魄者,意外获得比他小二十多岁的姑娘的爱情,她就是邓惠霞。小邓有勇有识,在插队知青时曾只身一人与劫贼搏斗。由于热爱艺术,而深爱他的人品和才华。他们不顾种种反对之声,毅然结合。平野自述:"在屈辱泪水和血汗中重生的人,有着特殊的自信。我要证实'年过半百又一春'的狂想。"可以说,他俩的结合,重新点燃了他对未来的希望,成为他登上后期艺术高峰的转折点。

(三)

对李平野艺术观念和审美理想影响最大的是刘海粟。上海美专时期,刘师的教学方式是启发学生潜质,不强求技法的规律。他注重学生画中的个性表现,从中外历代名家中找出相近风格的作品来诱导。

当年平野引起他关注,就是因为看到平野不守画石膏几何型体的步骤而直接画实物写生;而平野自幼与大自然对话的习性造就了对世俗的不屑,无意中使他更接近刘师。以致刘师打成右派后,他还悄悄去拜访。老师翻出八大山人的孔雀牡丹危石图给他看,上方岩如压顶,牡丹倒悬,下面两只孔雀战战兢兢危立一石上。二人相对无语。

再次拜访老师已是80年代初,师生均已振奋精神。1982年夏,87岁的刘海粟夫妇第九次上黄山写生,邀请李平野夫妇同行。恩师在平野画的松树图上挥毫题款:"虬角龙鳞气屈蟠,长风天末座生寒。"一语双关,既包涵了对平野人品画品的嘉许,也寄托着未来的期望。这对他,又化成一股新的动力。此后的岁月,他将创作重点放在画虎、画牛、画马的大写意探索上。为求艺术出新,画出真诚的自我,常废寝忘食,魂萦梦牵。终于在六十岁后初见成效,七十岁后大放异彩。

(四)

综观平野之作,日见精进的足迹鲜明。由较为写实,到小写意,再到大写意;而大写意又有阶梯式的升华,总趋势是:意境越来深沉,形体越来越简约,笔墨越来越精妙,气韵越来越生动,题跋越来越耐读,书法越来越清雄。

平野大写意动物画的总体特征,可以概括为:雄放而奇逸,老辣而清新;传统而现代,震撼而耐品;真气流溢,意境深沉;笔飞墨舞,极简极澄;格调高雅,品位纯正。不仅传承了刘海粟"重、大、力、拙"的基本风范,而且上追青藤、八大、昌硕、宾虹,自立画风,甚至可以说,树立了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。其中最突出的首推画虎。

平野笔下之虎,既无张扬霸道的王气,亦非吉祥健壮的象征,而全然成为人格精神的化身。那是一种王者的落寞,濒临绝境的追思。夸张变形的体态,简约奇特的组合,或与幽兰相伴,或与青松共鸣,或望月而悟对,或静卧而沉吟,或群居而无语,或携幼而柔情…种种情态,令人回味无穷。这是一个历尽沧桑的文人,才能画出的"文人化"的虎。综合素养的厚实,更增加了作品的文化兴味。必不可少的画面题字,如"我上高岭避浮名"、"松风明月入梦来"、"古木幽兰知我心"、"峻岭高峰少俗尘"、"高松伴我入青云"、"此地容得自在身"都是意味深长的警句。

有时他也题上与他情志相通的古人诗句,如屈原的"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";徐渭的"若添明月孤来鹤,踏落松尖一片云"。这些题句与画面洒脱高冷的老虎形象组合在一起,正是互融互补,平添意蕴。最奇特的是那一幅独坐山颠、望月沉思的老虎,让我想起李白的"月下独酌"、"屈原的"天问"。题词或"知音",或"月是故乡圆",或"满腹英雄泪,只对松月吟"等,均发人深思。这些是我在古今虎画中从未读到过的意境。

平野的大写意笔墨语言也是别出心裁。用笔如狂草,纵横挥写,苍浑老辣,笔笔果断,于浓、淡、枯、湿的微妙变化中,书写出虎的神态、气质,怆凉、顽强而内敛的生活力。他极少画出虎的全身,常以"边角之身"来彰显其神貌,意到笔不到,不全之全,更增韵味。抓住虎的头、眼、爪、尾这几个关键部位,虚化其它部位,而丝毫不觉残缺,虽粗服乱头而神魂溢扬,风度翩翩,正所谓"笔所未到气已呑",这是真正的"遗貌取神"。不妨说,李平野的老虎,可以与八大山人的鱼鸟、徐悲鸿的马、齐白石的虾、黄胄的驴,并峙于中国大写意动物画史。丨

平野笔下的牛、马,另是一番气象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牛:奋斗、拼搏,乃至于热血沸腾,全身红色,是一种生命拼搏的警醒。马:自由的向往,思绪的腾飞,如天马之行空。其画牛,着重突出牛角坚韧顽强的动势,眼神的温厚善良,也有角斗竞自由、泼血换新天的奋起。其画马,大异于徐悲鸿,简化形体,只取马之大动势,以草书法写之,而奔腾、嘶啸、追云、逐日等种种神态无如在眼前。他的山水、花卉也具有类似的特点,只求意境的营造,不在乎细节的描写,点画间回荡着音乐的节律,引领人们进入大自然生命力的玄赏之中。

画面题跋,是构成平野艺术特色的要素之一。他传承了文人画讲究诗文、书法、绘画"三绝"的传统文脉,更增浓了作品的文化涵量。70岁之前多题抒怀寓意的诗文,自作诗文、前人诗文均有。70岁之后的题跋,增加了书写艺术见解的内容。如2011年画马图题跋中,不同意苏轼"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"之说,认为应该是"出新意于法度之外,寄妙理于豪放之中",或曰"叛逆","无叛逆焉能有新意哉?"2012年在一幅松虎图中题道:"作虎画余乃若沧海之一粟,如今八十有二,细观所写之虎,唯老迹斑斑,未敢有媚俗之笔而已,可以无愧于纸墨乎!"由此可见他永不满足的心态。

(五)

平野笔下的牛、马,另是一番气象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牛:奋斗、拼搏,乃至于热血沸腾,全身红色,是一种生命拼搏的警醒。马:自由的向往,思绪的腾飞,如天马之行空。其画牛,着重突出牛角坚韧顽强的动势,眼神的温厚善良,也有角斗竞自由、泼血换新天的奋起。其画马,大异于徐悲鸿,简化形体,只取马之大动势,以草书法写之,而奔腾、嘶啸、追云、逐日等种种神态无如在眼前。他的山水、花卉也具有类似的特点,只求意境的营造,不在乎细节的描写,点画间回荡着音乐的节律,引领人们进入大自然生命力的玄赏之中。

画面题跋,是构成平野艺术特色的要素之一。他传承了文人画讲究诗文、书法、绘画"三绝"的传统文脉,更增浓了作品的文化涵量。70岁之前多题抒怀寓意的诗文,自作诗文、前人诗文均有。70岁之后的题跋,增加了书写艺术见解的内容。如2011年画马图题跋中,不同意苏轼"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"之说,认为应该是"出新意于法度之外,寄妙理于豪放之中",或曰"叛逆","无叛逆焉能有新意哉?"2012年在一幅松虎图中题道:"作虎画余乃若沧海之一粟,如今八十有二,细观所写之虎,唯老迹斑斑,未敢有媚俗之笔而已,可以无愧于纸墨乎!"由此可见他永不满足的心态。

(六)

李平野说过:"艺术的一生,是探索的一生,批判的一生,是与失败斗争的一生。一旦看不到自己的缺点,艺术生命也即结束。"又说:"我敬佩登山者敢冒千辛万苦,甚至生命的代价,去攀登世界高峰,不求名利,只为证实人的价值。"他自己这一生虽然历尽千辛万苦,仍然奋力攀登艺术高峰,他的人生价值已经得到充分的体现,他所创立的大写意动物画特别是画虎的标高,目前可能还有些曲高和寡,但随着中国文化的复兴,社会审美情趣的提高,必将会被更多的知音所认知、敬仰与追捧!美术史不会忘记李平野!

作者马鸿增,教授,江苏省美术馆研究员、学术顾问,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理论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。

2017年1月于金陵十门斋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2张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3张

"虬角龙鳞气屈蟠,长风天末座生寒。"

138x68cm (1982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4张

擎天一柱(海粟题款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5张

"我上高山避浮名"

79.4x45.5cm (2001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6张

"古木幽兰知我心"

68x68cm (2003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7张

" 知音"

70x 69 c m(2001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8张

徐渭: "若添明月孤来鹤,踏落

松尖一片云。"

68x68cm (2011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9张

"出新意于法度之外,寄妙理于豪放之中",或曰"叛逆","无叛逆焉能有新意哉?"

68cmx68cm (2011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10张

"作虎画余乃若沧海之一粟,如今八十有二,细观所写之虎,唯老迹斑斑,未敢有媚俗之笔而已,可以无愧于纸墨乎!"

138cmx70cm (2012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11张

"五福"

249x 123 c m (2009年)

李平野——中国大写意动物画的标高 滚动 第12张

" 一林霜叶…"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